热透新闻
《以家人之名》:“解锁”了国剧的另一种烂尾模式-中
发布日期:2020-09-10 05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何以为家》为孩子发出吁求:孩子就应该是孩子本身,而不应该当成是“成为大人”的预备时期。

  故事的进度条过半,观众后知后觉:原来亲情都只是为男女主角的爱情线服务的,亲生父母的抢孩大战、硬生生被拆散的重组家庭,都只是为感情戏做铺垫。所有可能展开讨论的话题都被“发糖”盖住了,然而即便是感情线,从兄妹的亲情向爱情的过渡也极不自然,悸动的纯情与“童养夫”缺乏分寸感的油腻也仅一线之隔。

  尤其,《以家》几乎将热点话题一网打尽:时下流行的“男妈妈”,兄妹恋,三角恋,原生家庭,躁郁症、抑郁症……然而编剧笔力有限,当所有问题都被抛出后,解决的办法飘忽地转向了谈恋爱。高中毕业后,凌霄因为陈婷的原因去了新加坡,贺子秋则为了让李海潮减轻负担去了英国。此后,九年时间几人几乎无来往。镜头一转,两位哥哥先后回国开启爱情线的副本,故事仿佛被“冷冻”的九年时间再次解冻。明晃晃地通知观众:因为没有感情线的人生不值一提。

  追国产剧的体验就像一场“小赌”。即便押中了一部值得追的剧,有了精彩的开篇,还要准备面对可能烂尾的风险,经常要在“低开高走”还是“高开低走”的二选一中买定离手。前有动辄六七十集之长“精致的烂剧”,观众通常要“熬过前几集后面才会好看”,近期的热播剧《以家人之名》则“解锁”了另一种“烂尾的好剧”类型,“这部剧撑过前几集,后面就难看了”。

  如此的前后货不对板,很难不让观众想到被《下一站是幸福》的烂尾所支配的恐惧。想要讨好两种观众,既要亲情又要爱情,然而抱着家庭剧期待进来的观众,被大量的恋爱情节所冲淡,而另一拨希望看到爱情剧的观众,则是看到了不及格的偶像剧。当《以家人之名》变为《以家人之名谈恋爱》,既是恋爱狗血拖垮了一部好剧,也是一部奔着“爆款”去制作的剧集,在野心与实力之间“拉了胯”。

  《请回答1997》这样定义:是我出生以前就决定的关系,与我的意志不相关而决定的关系。真的麻烦又腻的关系,但是不能分的关系,所以一生是含泪的关系,就是家人。

  传统的家庭剧书写路径通常是:家庭的“傲慢”之处在于写在血液里的“服从”,是不容拒绝的“为你好”,血缘的牵绊是一种强制性的“叙述”。父母无法定制自己的孩子,子女也无法选择自己的家长。在成为“我”之前,“我”的故事已经内嵌于某个共同体的故事当中了,这正是家庭成员的归属感来源。而对于更年轻的“网生一代”而言,“我是我自己选择成为的那个人”的个人主义话语更为强势,比起交付给命运,他们更信赖自己的选择。

  对于《以家》来说:从亲情到爱情,到底为何不可呢?

  家人到底是什么?

  很可惜,靠妈妈事实上的缺席才能讲出一个温馨的家庭故事,《以家》与此前种种婆媳大战的剧集的“厌女”内核并无本质不同。后者“母亲当家”是脸谱化的重男轻女或是催婚催生,《以家》里母亲的塑造同样让家庭生活不得安宁。更是将母亲这一符号和原生家庭的创伤粗暴地画上了等号,凌母是凌霄的焦虑症肇因,而贺梅的行为也让贺子秋变得过于在意他人的看法。普通的亲情故事讲述几乎不可能,更不用说《请回答1988》式平凡温情的演绎了。

  “不以血缘定义家庭”、“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”、国产版《请回答1988》……当慕名而来的观众拆开《以家》亲情温馨的包装,所见却是一部《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?》的真人兄妹偶像剧。单方面被编剧撕毁了类型之“应许”和期待的观众,愤怒地发出如此感慨,“国剧若只有3集!何必兄妹谈恋爱?”

  《小偷家族》填上了一笔:不能选择的是血缘,可以选择的是亲情。

  很可惜,《以家人之名》以后半截的跑题给出了无效回答,完成了一次失败的价值“缝合”。

  若想要打通代际沟通和理解的壁垒,就得更新家庭剧的叙事重心。如果说,此前的主流家庭剧往往从家长的故事切入,这种自上而下的视角以苦情为底色,也为故事注满了牺牲和感恩的教化味;那么,《以家》补上了孩子的视角,翻出“养育孩子就是购买奢侈品”的一重现代意味??当然,“奢侈”的滋味也包括“为人父母的内在报酬”、体味养育儿女过程的喜悦,情感上的体验需要加粗描绘。

  因为家庭变故,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成为了彼此新的家人。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三兄妹,一同经历,相互扶持,不因来时坎坷而沮丧,也不因前路漫漫而退缩。一边是彼此认定相互珍惜的新家人,一边是无法选择关系淡漠的亲生父母,进退两难的困境如何选择,香港六合开奖历史结果?这是《以家》写在简介中的剧情,“以家人之名相互治愈”是提供给观众的观看期待。

◎韩思琪

  它甚至于大刀阔斧地删除了母亲在家庭内的身份,讨巧地使用了一张时髦的“安全牌”??矛盾源头是原生家庭之“恶”:大哥凌霄幼年认为是因自己的过失害死妹妹,后遭遇妈妈的冷暴力,被抛弃。小哥贺子秋被妈妈所辜负的人收养,过早学会了懂事、努力补偿。编剧的选择是将妈妈“赶走”,她们冷漠而自私地出走才能启动整个故事的轮盘,就这样把无血缘关系的两位父亲、两个大哥和一个小妹凑成了一家人。

【编辑:刘欢】

  不难发现,国产剧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:《三十而已》的完美女性,她们不需要男性的生活才能更精彩,《以家》的优质暖爸,不需要女性才更贴心,无论哪种,都是同一套“瘸腿”逻辑:“性别不符,则鸡犬不宁”。两套故事就像是镜像式存在,而片面的好和极端的坏,拎出某一性别作为推动叙事的工具人,透出的只能是编剧“偷懒”,也浪费了“家人”的设定。细品《以家》的剧本,就像是作文扣题一样反复强调:“我们是一家人”,可这样的家人关系却是“真空”的。

  “收养”、无血缘关系的家人,说起来也并非国产剧的创新命题。从《渴望》开始,刘慧芳收养小芳,到《情满四合院》中“傻柱”何雨柱为秦淮茹养大几个孩子,这类传统家庭剧的书写一直在延续,以一个圣人式的家长拢住一个家。另一方面,这样的故事往往被标注上了某定时代的“限定体验”,所以在《情满四合院》的讨论区会有“80后谨慎打分,90后没资格打分,00后看看就行,因为那个时代你们没经历过”的撕裂性要求。

  换言之,故事的因果被置换了。打动他们的不是“因为是家人,所以我们共同经历”,而是“因为我们共同经历,所以是家人”。在这个层面上,《以家》在初始设定上解构了传统家庭,重新定义了“家人”:家人之间的羁绊不一定是血缘,情感才是更深的羁绊??“有血缘的,不一定能成为家人,但是互相珍惜,彼此爱护的人,一定可以。”